<video id="ph9jv"></video>

          <sub id="ph9jv"></sub>

            <sub id="ph9jv"></sub>
              <pre id="ph9jv"></pre>

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|陽光喔官網|加入收藏

              彩1彩票开户

              作文素養測評

              好作文驅動好人生,注冊預約免費獲贈專業作文素養測評。

              姓名:

              年級:

              手機:

              城市:

              注:目前僅限北京,上海,武漢,深圳,廣州,西安,重慶

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:陽光喔作文網 >精彩閱讀 正文

              茶亦醉人豈獨酒

              作者:編輯整理來源: 網絡 時間:2013-02-19

                古城安慶,有一條短而繁華的吳越街,吳越街旁有個不錯的去處,叫吳越茶樓。茶樓不大,顧客卻不少,恐怕這就叫作“室雅何須大,花香不在多”吧。茶樓宜靜,取址于鬧市中心,本不是理想的選擇,然茶樓主人能獨辟蹊徑,鬧中取靜,于喧鬧中營造出一方靜謐溫馨的小天地,也算是匠心獨運了,抑或是取法于“蟬噪林愈靜,鳥鳴山更幽”的詩句吧?任憑吳越街上車水馬龍,紅塵滾滾,對于好靜的茶客們來說,那些只不過是煙云過眼,因為“心遠地自偏”么。

                其實,我早就聽說過這座茶樓的,還拜讀過朋友的一篇文章,寫得文采飛揚,說的就是這座茶樓的主人。但這些畢竟還是耳聽為虛啊。直到在一個煙雨朦朧的春夜,因了偶然的機緣,一位好友引我身臨其境時,方知吳越茶樓果然名不虛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茶樓設在二樓和三樓,我們去的是二樓。方登樓梯,就隱約聽見樓上傳來美妙的琴聲,是二胡獨奏《二泉映月》。那如泣如訴的傾吐,帶著淡藍色的憂郁,象初春的微寒的甘泉,慢慢流過聽者的心田,靠著它的牽引,我們來到二樓門口 。

                門旁侍立著兩位迎賓的妙齡少女,不施粉黛,卻艷若桃花,身著民族服裝,既莊重典雅,又熱情大方,一如春風拂面,使顧客有賓至如歸之感。我不覺脫口吟出“卻嫌脂粉污顏色,淡掃娥眉朝至尊”的詩句來。吾輩不是皇帝,而顧客是真正的上帝啊,可這兒的服務員連薄施粉黛也不需要,全因為是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” 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進得茶樓大廳,服務小姐引領我們到“鳳凰坡”茶座入席。我略略環顧了一下四周,即感受到了那種濃濃的文化氛圍。大廳里錯落有致的陳列著十來張樣式各異、古色古香的茶桌,兩廂則用鏤空的木櫥隔成數間雅致的小茶室,大廳和茶室幾乎已是座無虛席了。大廳的正面是一個造型別致的演藝平臺,一位氣質優雅、風度不凡的樂師正忘情的演奏著中國古典名曲。茶樓中一應陳設皆為深紫紅色,服務人員除領班外,一律著民族傳統服裝。這一切,讓人不由自主的領略到中國茶文化的博大精深和源遠流長來。待到一杯香茗入口,和著空氣中彌漫著的妙曼的《春江花月夜》,人的心境便一下子澄明起來,慢慢地就和琴師一道進入了忘形忘我的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服務員們還不時的登臺獻藝。讓人大為訝異的是,這兒的服務員不僅個個氣質脫俗,而且人人多才多藝,身手不凡。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姓王的女孩,音樂天賦很高,連唱了幾曲黃梅戲名段,句句字正腔圓,曲曲聲情并茂,絲毫不遜色于專業演員,博得了茶客們的由衷贊嘆和陣陣喝彩。還有那位領班,模仿《鬧花燈》中王小六的男聲演唱,惟妙惟肖,幾可亂真,使人不敢相信,這么渾厚的男中音,竟出自花季少女之口。后來,與姓王的女孩攀談,我更是感嘆不已了,這女孩竟能說一口頗為流利的英語!看來,吳越茶樓真是個藏龍臥虎之地啊,也難怪這兒顧客盈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一邊品茶,一邊與朋友聊天,我順手拿過茶桌上的席卡,一行文字映入眼簾:“茶亦醉人何須酒,琴能悅我不須花”。好文采!我不由暗暗稱奇了。 這兩句詩確是道出了吳越茶樓的神韻和精髓。我仔細把玩,反復吟哦,總覺得若作為對聯,似乎還有點美中不足的地方,對仗上稍嫌不工,語義上尚需推敲,平仄上也可商榷。不知改為“茶亦醉人豈獨酒,琴能悅我何須花”如何?茶樓主人主人同意否?

                坐茶樓上,微閉雙目,品味著略帶苦味的香茗,浸淫在月光般的音樂中,詩情和畫意慢慢地沁入心脾,又慢慢地涌遍了全身,這種感覺也抵得上大半個神仙了,然而又不可名狀,正如陶潛所云:“此中有真意,欲辯已忘言”。是啊,飲酒傷肝,跳舞勞形,打牌費神,惟有喝茶,可以健身,可以養心,可以怡情,不失為人生一大快事啊。古人就深得“深夜客來茶當酒”的個中三味,今人毛澤東也曾深情地吟哦出“飲茶粵海未能忘”的佳句來,吾儕何不效古仿今,“閑來一壺茶,勝過酒千盅”?想到這,我忽然記起鄉賢趙樸初先生禪意濃濃的飲茶詩來:“七碗受至味,一壺得真趣??粘智О儋?,不如吃茶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時間過得真快。一眨眼又是深夜將至了,抬腕看表,顯示屏上是2003年2月27日23點整了。“悅情勿太久,留待浪漫時”吧,該回家啦。再會了,吳越茶樓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